關於部落格
最佳畫面 1024x768
  • 1618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超越巔峰 (Death On Everest)


圖:網上收尋

Base Camp....我去過! YA!!


一群來自世界各國的登山好手 帶了一些生手要去挑戰聖母峰
當這些人登上峰頂 每個人都興奮的不得了 卻沒有想到 後面又暴風雪在等箸他們.....

p.s(我再也不帶九如去爬山了...)  背包上肩之八通關


圖:網上收尋

在這個登山隊中有個台灣人高銘和 他是接受贊助去爬的 所以即使另一個台灣隊友發生意外 他還是堅持攻頂 ,最後損失了一堆手腳和鼻子 結果他還是不放棄爬高山 後來竟然又去了一次 @@ 也許他有一些經濟上的理由 不過在原作書中 對於台灣隊卻是諸多攻擊 .後來高銘和也自己寫了一本書講這個故事
.



圖:網上收尋

圖:網上收尋




P.S  高銘和 的經歴....


登頂驚魂、心繫百岳

  由高銘和帶領的「中華民國聖母峰遠征隊」,於1996年4月初,走了七天才走到聖母峰的山腳下設立基地營,他們要從冰河往上爬,爬到最高8848公尺 的聖母峰頂,大概要花一個月的時間,因為這中間要建4個營地,每個營地距離大概1公里左右,可是因為冰河受到重力擠壓,它會裂開,裂開就很難走,花了一個 禮拜的時間,才在6000公尺架設了攀峰的第一營基地。

又過了3天,他們往6400公尺的地方前進,這個地方是冰河的源頭,所以地勢比較平坦一點,他們在這裡架設了的第二營基地。接下來他們就要爬冰坡,要 用冰釘打在上面並綁繩子,然後隊員才一個接一個爬,爬了一整天,到達海拔7300公尺的第三營基地。

第二天天氣很好,大家就一窩蜂往上爬,爬了大概8個鐘頭,來到海拔8000公尺的第四營,也是他們要攻頂聖母峰的最後營地。

晚上十點多,他跟三個雪巴人開始出發,走了大概幾個鐘頭,太陽出來,又繼續往上面爬,爬到中午12點,來到海拔8500公尺,距離聖母峰只剩下300 多公尺,所以就很努力趕快爬。誰知道海拔愈高,空氣愈稀薄,愈想快就愈快不起來,走到最後剩10幾公尺,他走一步路要休息好幾分鐘,氣喘如牛,感覺怎麼吸 都吸不到氧氣,又不敢將氧氣面罩打開,很努力地拖著沉重的雙腳,終於在一九九六年五月十日下午3點多登上了世界最高峰──聖母峰。

登上聖母峰,趕快拿相機出來拍照片,並看聖母峰四周的風景,喜馬拉雅山有2400公里那麼長,一眼望不盡,往北邊看是整個青藏高原,可以看到很多的冰河、雪山,他想在上面多待一些時間,多拍一些照片。但是兩位雪巴人一直催他趕快下山。

衝下山沒多久,風開始愈來愈大,天空開始飄雪,飄下來的雪阻擋他們下山的視線,衝了大概一、兩個鐘頭,太陽下山,四周圍烏漆嘛黑,什麼都看不到,他就 拼命叫那兩個雪巴人,可是都沒有回應,因為風的聲音很大,他只好自己慢慢往下走,沒多久走不動了,就躺在冰坡上面,可是躺下去沒多久,因為太冷全身開始發 抖,溫度降到零下60度,不到10分鐘,他就想睡覺,一方面太累,一方面沒力氣,正要睡著的時候,一個聲音告訴他自己,在這麼惡劣的情況如果睡著的話,大 概就會失溫,人體一失溫就會死掉,一想到會死掉就不敢睡覺,但是不睡覺又全身發抖,最後想到一個辦法讓自己不會睡著,就是很用力、很大聲的叫自己的名字, 一叫出聲腦部就清醒。

就這樣慢慢撐,沒多久又想睡覺,又叫自己的名字,叫到最後,都已經沒力氣出聲,連聲音都快睡著了,這時候知道已經撐不下去了,就在這一剎那,突然覺得 好不甘願,因為好不容易登上聖母峰,卻要死在這裡。他很快全身開始動起來,用兩隻手打自己的大腿、身體,讓自己覺得溫暖一點,身體又滾來滾去,接著,他趕 快將鼻孔上的冰雪清除掉,清掉後他就做深呼吸。當時,一心一意想多吸一些空氣,就不會窒息、死掉,這些動作做了半個鐘頭,發現心跳不會那麼急促,直覺發現 這個方法有效,就繼續做下去。

在這接近死亡的邊緣,當他轉過身去,發現有一種很奇怪的光線從天空透出來,原來是太陽要出來的晨曦,心裡燃起一股生命的希望,告訴自己要繼續撐下去, 堅持到太陽真的出來,生命就有希望了!這時候感覺好像躺在家裡的床上一樣那麼溫暖,拼命叫自己不能睡著,可是已經沒有用,又慢慢昏迷睡過去。

到下午一點鐘左右,他聽到有人在叫他,可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他就是睜不開眼睛,掙扎了老半天,突然有一個氧氣面罩罩在他的臉部,他順勢一吸腦筋就清醒了, 眼睛就睜開來,發現一個雪巴人已經站在他的身邊,救命恩人就是昨天氧氣面罩壞掉先下山的那位雪巴。

過了一天,大家輪流送他下山,從8000公尺,到7000公尺,再到6000公尺,最後他已經走不動,他們拿塑膠船將他整個人綁起來,在雪地上像拖屍 體一樣拖著走,直到直昇機來救援,就直接飛到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送到醫院做急救,兩天後送回台灣,又兩天後,家人親戚、朋友又安排送他去美國阿拉斯加, 做凍傷的治療。

10天後,美國醫生確認凍傷的部份必需全部切除,因付不起龐大的手術費,不得不飛回台北長庚醫院治療,連續動了15次大手術,切除10根手指、10根 腳趾、2個腳後跟、1個鼻子,並經多年痛不欲生的復健,他總是非常感恩的認為:老天爺沒有讓他死在聖母峰,讓他活著回台灣,應該有什麼使命要他完成。
於是他想到了從1991年正在進行的《中國百岳攝影計畫》,當時在1996年已經做了約百分之二十了,他既然還有一條命回來,那就應該繼續去完成它。

雖然他沒有腳、沒有手,可是這些都可以克服,他要求自己重新站起來,他不希望下半輩子都在輪椅上過。剛開始在家裡用膝蓋練習爬,爬了一段時間,開始練 習站立,練了幾個月,終於可以一步一步慢慢的移動。接著練習自己洗臉、刷牙、吃飯、寫字、打電腦、拿相機拍照,最後練習開車,有了這些技巧以後,他就告訴 自己要重回喜馬拉雅山。






這個比較實際...因有版權問題,請自行連結


新觀念雜誌訪問高銘和全文     
新觀念雜誌 2003年9月號 第186期
雜誌內容 新中國人的驕傲 人育 美育 保育 人文之旅
新中國人的驕傲 攀向夢想之巔的生命勇者:高銘和


Copyright 1988 - 2001 新觀念 Newidea
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勿任意轉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