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佳畫面 1024x768
  • 163708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The Natural (小說)/ (電影) - 勞勃瑞福(3)

十多年後,戰績墊底的紐約騎士隊(當然是虛構的球隊)補進了一名高齡34歲的新人洛伊。在一次代打機會中,洛伊一砲而紅,不但把自己打上先發陣容,也帶動了騎士隊的士氣,一步步向冠軍挺進。而洛伊心儀已久的總教練外甥女慕梅(註1:這是皇冠中譯本的譯法,我不知哪個英文名字拼起來會是這個唸法?)也在此時接受了他的追求。但洛伊卻對慕梅與其身邊陰魂不散的黑道簽賭組頭桑志剛(同註1)的曖昧關係梗梗於懷,同時亦因出身貧寒自覺不能與慕梅匹配而無法釋懷。 所有的體育記者發狂似的想挖出這個神秘新人的過去,此時洛伊卻因球隊老闆拒絕加薪的要求,加上慕梅的若即若離而影響了球場上的表現。正當陷入低潮時,一名在球場上站立著凝神注視他打球的女子愛莉喚醒了洛伊的球感(好神奇!),兩人當夜發生了一夜情。洛伊擺脫低潮也讓騎士再度起死回生。球季例行賽結束時,騎士隊和海盜隊戰績相同,需加賽一場爭奪國家聯盟冠軍。 加賽前夕,慕梅突然重返洛伊身邊,並為騎士隊舉辦一場宴會。洛伊於宴會中因食物中毒而住院。醫生警告他要保命就不要再碰棒球,但洛伊為了球隊榮譽和個人錢途仍堅持出場,為的是有錢之後可與慕梅長相廝守。這時球隊老闆與洛伊密談,以三萬五千美元代價要求洛伊放水(不出場或出場亦不可助球隊贏球)。洛伊本不予理會,但因自己下季是否仍能打球已成問題,加上老闆誆稱已與其他隊友談好條件,為使慕梅留在身邊,洛伊最後接受了賄賂的條件。 加賽當日,洛伊抱病出場,但對冠軍的渴望使他無法逼自己作出放水的舉動。可是力不從心的他,先是在一次得分的緊要關頭失手,繼而在九局下半落後一分,兩人出局三壘有人的情況下被三振。他無意放水,但在球迷眼中,他是輸球頭號戰犯,在球隊老闆和簽賭組頭的眼中,這是一次逼真的演出。無法面對自己的洛伊將三萬五千元退給球隊老闆並發現慕梅只是組頭用來引他上鉤的餌。此時他的球員生涯未卜,卻在報上看到聯盟理事長發布新聞稿,宣布洛伊涉嫌於比賽中放水,一旦查證屬實,洛伊將被終身禁賽。洛伊在街頭讀著報紙,只想和報童說,那不是真的,但發現自己說不出口。 -------------------------------------------------------------------------------------------------------- (電影)
在電影版本裏,後半段被改成:洛伊拒絕了賄賂並抱病上場,最後打出了致勝全壘打。洛伊在這個球季後退出球壇,和愛莉與他們的孩子享受田園生活去了。(電影中愛莉是洛伊故鄉的情人,在片頭洛伊前往芝加哥時,愛莉就已懷有洛伊的孩子。)我認為相當可惜,若是劇本能忠於原著,洛伊這個角色會更有揮灑的空間,而不只是一個被簡化的制式棒球英雄。(也因此,書中有個使我差點掉淚的場面無緣在電影中看到。就是最後一局洛伊被三振後,比賽結束,場上所有球員都往回走了,只有洛伊拋下球棒,沿著四個壘包跑了一圈,最後緩緩滑回本壘後,自己攤平雙臂,喊出無聲的 SAFE!) 老實說這部小說有許多拼貼的影子,甚至我認為極有可能大亨小傳就是Bernard Malamud在寫作天生好手時的靈感來源(在故事架構甚至在某些情節上根本就是直接借用。如神秘且無人知其過去的股市大亨/棒球天才,同樣因迷戀一名金玉其外的拜金女而導致其最後的悲劇),當然這還需要考證(而更巧的是,勞勃瑞福早年也演過電影版大亨小傳,演的正是主角蓋茨比)。而這樣一部棒球小說也讓人不能不想到1919年美國職棒的黑襪事件(關於黑襪事件,此處不詳述,細節請見sports bar中的荒島棒球電影排行榜)。但瑕不掩瑜,這些並不妨礙其成為一部好看的小說。其中最讓我佩服的,是作者在刻劃洛伊這個角色上的功力。有別於費茲傑羅在大亨小傳中對蓋茨比是通過旁觀者敘述的手法,讀者需層層轉折才能解讀其內心世界;Bernard Malamud以全知者觀點對洛伊的描繪帶給讀者的是種因距離太近而使人不忍逼視的壓迫感,有時描寫手法之冰冷無情,甚至予人以刀刻的質感。 於是,這本書裏產生了一個全然在我們認知之外的棒球英雄典型:洛伊,來自美國中西部能投善打的棒球天才,但除此之外,即一無是處(這也就是我說書名充滿反諷意味的原因)。他對棒球有夢想,但非吾人以為的宗教式情懷,而是僅止於助其揚名立萬,能過上體面生活的踏腳石;他無法克制對女性的欲望(大部分是性欲),甚至在很大比例上他是個以貌取人的膚淺之輩(在書中他就曾因為愛莉不如慕梅貌美且有一私生女,因此一夜春風後便與愛莉逐漸疏遠),也因此無法分辨身邊的女子誰出於真情,誰是利用他的人,洛伊在棒球路上所受的苦,泰半因此而來。他非常重視金錢(與物質上的享受),剛剛竄紅,就禁不住別人撩撥,去找球隊老闆要求加薪以便追求慕梅,雖然那紙合約的確不合理;他無法擺脫過去的惡夢,甚至是不敢直視,以致每當面臨抉擇時,總是先保護自己。也就是說,洛伊只是個34歲,身高六呎的孩子。 到了這裏,洛伊真是全然在我們刻板印象之外的棒球英雄典型嗎?諷刺的是,真實世界中的多數職業運動選手就是這個樣子;洛伊所違背的是好萊塢式的(長相如勞勃瑞福,書中的洛伊雖高大但貌不驚人),超人式的(電影中怎麼打都是全壘打),不食人間煙火的制式棒球英雄。他有欲望有感情,有過短暫的成功,但更多時候他必須獨自面對失敗的痛苦並學會如何收拾殘局(而說到學習如何面對失敗,卻正是許多棒球人與棒球作家認為棒球的偉大之處)。如此說來,這部小說與我們印象中那種結局圓滿的(古典)棒球小說,其分別正如推理小說中冷硬派與古典派(本格派)之別。這裏的主角們,不再只靠逆轉全壘打或出人意表的奇襲戰術獲勝後,就可保證人生從此幸福美滿。你是小球員時要考慮薪水夠不夠開銷,就算成了明星球員,組頭要賄賂你放水時,不能很帥的一口回絕或直接扁他一頓,你得擔心會有支不知哪冒出來的鎗指著你的頭或是被收了錢的教練及隊友排擠。也許多的是女球迷想和你上床,但又得擔心她會不會事後告你妨害性自主又或這根本就是敵隊或看你不爽的媒體想讓你上社會版以影響你球場表現的陷阱?是的,這就是現實生活裏棒球英雄們要思考,會遇到的問題;這也是福爾摩斯式的棒球(運動)小說和菲力普.馬羅式(或馬修.史卡德式)的棒球小說不同之所在。 這也是我讀完後覺得大亨小傳的蓋茨比要比天生好手的洛伊幸福太多的原因。蓋茨比最後就帶著他的夢優雅的死在他的游泳池邊,甚至不用面對夢醒(碎)時必然的痛苦。而洛伊面對的卻是他一生中唯一能往上爬的機會就這樣被打碎了,在最短的時間內他登上人生的巔峰,沒想到的是竟也在最短的時間內被人一把推下。小說的最後,我們只看到一個孤獨的背影,踽踽行在無人認得他的冷酷大街上,而襯著這個背影的,是凋零殘破的美國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